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南宁夜生活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74|回复: 0

都是命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擦汗
    2018-6-24 18:59
  • 签到天数: 16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4]偶尔看看III

    708

    主题

    2683

    帖子

    8981

    积分

    管理员

    Rank: 9Rank: 9Rank: 9

    积分
    8981
    发表于 2018-9-14 16:32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都是命

    这几天,身心疲惫。

    媳妇去北京了,我在家带娃,娃又发烧了,恰好又有朋友来访,我还要上班,乱七八糟的事都挤到一起了。

    有些小抑郁。

    反正整个人不兴奋。

    下午,去球馆打了一会球,如梦游一般。

    在球馆遇到了老裴,他是做食品加工的,有个很大的厂房,主要做一些简易食品,例如蜜饯、丰糕之类的。

    老裴找我拿过四次酒,前三次都是一次一箱,现款结算。

    最后一次,他要了六箱,让员工去拿的,他特意打了个电话给我,意思是钱到球馆给我,没问题……

    我就答应了。

    之前刘胜叮嘱过我:哪怕亲爹找你拿酒,也必须先款后货,因为这是生意,是规矩,一旦规矩破了,肯定有一方会受伤。

    我点头答应。

    但是,真的执行起来,有点难度,例如老裴这抬头不见低头见,一起喝过四五次酒,还在一个群上,平时见了面一口一个弟弟喊着,而且他也是不差钱的主,开辆崭新的A6,还有那么大个工厂,之前有过几次成交都很好。

    事后,又见了老裴几次,他没有算帐的意思。

    我想,再等等吧。

    要是过去的我,我可能会一直等,连问都不问,例如济南有朋友2013年借了我的钱,9万块钱,现在过去多少年了?平时见了面该说说该笑笑,就是不提钱的事,仿佛压根没发生过,我也不好意思问。

    我觉得一开口就伤了和气。

    现在,我可能比之前脸皮厚一点了,我觉得该问老裴要这个钱。

    我怕球馆人多太尴尬,待他走时,我追到了停车场……

    我笑着说,裴哥,那酒钱。

    他说,弟弟,这几天手里紧,5号,一定给你。

    我说,那行,我是怕您忘了。

    他说,放心吧,忘不了。

    5号,没动静。

    8号,我决定去趟他的工厂,他招呼坐下,泡茶,依然没有给钱的意思,对于做传统生意的人而言,这个场面可能是挺常见的。

    但是于我,很挫败。

    在过往的合作过程中,我都是绝对强势的,都是别人拿钱主动找我,咋可能赊欠呢?更不可能让我催……

    给我上了一课。

    喝了一会茶,我起身走了,也没提钱的事,没法提了,既然他摆出没有的姿态,那就啥也别说了。

    12号,我让仓管同事去催收,因为这涉及到对账问题,也是一个很好的理由,我给的任务很简单,没钱是吧?没钱你就给我写个条,这个可以不?

    条不给写。

    这个事对我的挫败感挫败在哪呢?就是使我产生了怀疑,一个个看着如此的慈眉善目,原来一旦合作是这张嘴脸?

    使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力。

    12号下午,老裴专程到球馆找我,给我拿了两提月饼和丰糕,跟我诉了诉苦,那酒是送给XX公司的后勤主任了,他们采购了一批月饼和丰糕,这不加班加点正在生产吗?为什么资金很紧张呢?是因为先货后款,前期的生产成本都是他垫付的,希望我能理解。

    我能说啥?

    理解。

    一会又跟我讲:董,我说个事你别跟别人讲,我闺女一直发烧,得了一种随时可能完蛋的病,我现在精神都面临着崩溃。

    我说,裴哥,先给孩子看病。

    他怕我不信,给我看了孩子的诊断证明,拍了一组照片,我只能表示同情,意思是别耽误了病情,只是我最近对这些略有免疫力,无论是真是假,因为我做小天使投资,遇到几个违约的都是发了诊断证明给我看,不是妈妈生病了就是孩子生病了,我只是觉得,生病与契约没有必然的关系吧?

    该履行的契约还是要履行的,对不?!关键是为什么大家拒绝给钱的套路都如此的一致?行业潜规则?晒病历?博同情?反正这么巧的事都让我遇到了!

    其实,从最初我就定位很准确,大红马不在本地销售,因为这酒太贵了,超出了本地理性消费范畴,本地的礼品一般就是200元左右,而大红马900元,近千元了,关键是无法证明其价值属性,这是最难的,谈口感是伪命题,因为很多人喝红酒还在掺雪碧。

    我之所以卖给老裴,我觉得他至少是个老板,应该懂。

    结果……

    前些日子,我师哥要买了送校长,我直接拒绝了,因为没必要,你还不如买箱天之蓝给他呢,他至少还懂是多少钱,你送箱红酒给他,他觉得顶多300块钱,关键是你自己也觉得900元怪吃力,给了我天大的面子,关键是我不需要你这一单。

    老裴给我上了一课。

    我跟小律师聊了聊,小律师把我教育了一顿,意思是谁让你乱开口子的,先款后货,既然是规矩就要践行,咋能随便修改呢?

    在小律师看来,这都不叫事,因为传统生意里这种债务太多太多了,用她的话来说,每一份合同都要做好打官司的准备。

    若是没有这个准备,签合同又有什么必要呢?!

    小律师讲了个故事:大概8月初吧,我接个案子,别人介绍的,办理好相关委托手续后,他说律师费等回头就打过来,让我先准备起诉材料,大概过了二十天,突然微信问我:“案子进展到哪一步了,什么时候开庭?”我说:“你费用交了吗?”他还振振有词的:“案子你先给我办着,费用不会少你的。”

    跟律师玩这一套?他们才不吃呢,不给钱绝不动工!

    有天,我去大学,教授请我在职工餐厅吃饭,邻桌跟教授认识,就过来打招呼,邻桌是四个人,干脆我们就拼桌了。

    其中有个男的是卖办公室家具的。

    一说地点,品牌。

    我问,嫂子是不是姓宋?

    他说,是的。

    我说,我是开书店的,从她那里买过多次办公家具,你回头可以问问她,我姓董。

    他说,我知道你,她跟我说过。

    是客套话还是真的?

    是真的。

    嫂子为什么对我记忆这么深刻?她认识我吗?

    不认识,只见过一面而已。

    之所以深刻,是因为我买东西从来不拖欠,师傅安装的时候,我就把钱给打过去了,每次都是如此。

    以至于去年仲秋节时,她还托人给我送了两瓶蝎子酒,酒不值钱,三十二十的,有这个心,就是对我的肯定。

    那时我还觉得蛮有意思的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这就叫高素质?!

    现在,懂她了。

    就是说,赊欠是人之本性,都是能拖一天是一天。

    卖给我们卫浴的妹子有天跟我讲:就喜欢跟你们这些有文化、素质高的人打交道。

    我甚是惊讶,我有素质吗?有文化吗?(她怎么判断一个人素质高?按约定付款,不墨迹!)

    哈,我自己都没觉得有。

    有家红酒店转让,就是之前我写过的那个,带手续,带库存,找过我,我有兴趣要,但是价格太高,主要是后来我们自己把证办出来了,现在取消了酒水流通许可证,都归类到了食品经营许可范畴了,而且手续很简单,一会就办了。

    我有个骑友,王妹妹。

    她有兴趣盘下来。

    我问,红酒,你怎么卖?

    她说,我觉得在本地人脉还可以吧。

    我说,若是因为这个,我不建议接手,这个行业水很深,看似暴利其实不赚钱,我给你算算账就是了……

    我又给她一顿算,跟上次的数据差不多,30元的酒,每销售一瓶的成本是62元,92元是平本价,这还没有包含推广成本,若是这个酒卖120元都是微利的。

    这就是基本行情,那些做进口酒的都这么谈判,例如250元的酒,你直接问,这酒拿货30还是50?

    大差不差。

    酒水,真正的成本都是酒以外的,不信大家可以去当地的酒庄问问,法国红酒,AOC级别的,卖多少钱!

    我为什么不建议她接手呢?

    一方面,这就是个坑,倘若真的能继续经营下去,老板也不会放手的,至于生二胎那都是借口,多大年龄了还生二胎?

    另一方面,王妹妹坐过几年牢。

    回来后,虽然朋友圈子没变,大家该怎么玩还怎么玩,但是内心总有那么一点异样,一起吃吃饭,吹吹牛,这些都没啥。

    倘若是合作做生意,大家就会多想。

    她推销的东西,大家也未必买单,这是一个有色眼镜的问题,而且很难摘掉,为什么很难摘呢?

    与惯性也有关系。

    就如同警察叔叔讲的,这玩意一辈子改不了。

    有个小子,诈骗,坐了几年牢,刚出来,很斯文的小伙,还戴个黑边眼镜,弱不禁风的感觉,找小律师打官司,小律师自己不敢去,这个小伙离我办公室不远,我就让小律师把小伙约到我这里来,这样不就安全了吗?

    案子很简单,小伙有张借条,约定还款日期是2013年1月份,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了。

    小律师的建议是:想办法证明在诉讼时效期间内找对方要过钱。

    这小子说,不用那么麻烦,把2013年改为2018就行了。

    这句话说的非常的轻描淡写,仿佛是改个作业一般,把小律师吓坏了,小律师就找了个理由,意思是官司没有胜算,你还是再问问别人?

    小伙走了。

    小律师感叹:这小子的诈骗基因真是天生的。

    来了个小帅哥,95后,电商大学毕业的,我一直以为电商大学是山寨的,原来也是通过高考的,小伙毕业后就真的干起了电商,开了淘宝店,做一款中医理疗用品,属于比较偏门的,月收入1万左右。

    目前人在义乌,老家是山西的。

    来找我。

    我很好奇,为什么想到了电商这个领域?

    他说,高中时我就想创业,其实我为了考这个大学还专门复读了一年,第一年考了临床医学,去学了半年没感觉,又回来复读的。

    我问,你现在纠结的点是什么?

    他说,不知道未来在哪。

    我说,你才20岁出头,本来就应该是这个状态,不可能太清晰,倘若你现在就能把未来看的太清晰,只能说明你的目标太浅,走一步看一步,不管是企业家也好,名人也罢,30岁以前都很难有大的成就,但是20来岁的瞎折腾是很重要的,不负债的前提下,多去学习、体验。

    他问,我有没有必要去一些电商公司上班?

    我说,这要看定位,你是为了学习而去还是为了生活而去。

    他问,还有一个非常纠结的点,就是回山西还是继续在义乌。

    我说,我肯定属于家乡派,我觉得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,这是根所在的地方,你在义乌可以找到便宜的货源,但是你在家乡呢?可以组建属于自己的嫡系团队,例如你的亲戚朋友都可以成为你的员工,另外,现在是有这么一个局面,就是每个小县城都有电商达人。

    他说,明白。

    我说,你们山西的王小帮就做的很不错。

    他说,没听说过。

    我说,可以百度一下,若是哪天见到了他,你可以说认识我,他是一个很老实,很本分的农民,就是把山西的土特产卖到了全国各地,我去过他的办公室和库房,不过说起来也是2011年的事了,他的老实憨厚就是标签,马云亲自邀请他到美国去敲钟。

    他说,还有一点,就是我女朋友在老家,当老师。

    我说,可以考虑回去,我觉得回去是可以落地、生根的,在义乌一直都是漂泊状态,当然我的观点是具有片面性的,因为我本身就属于保守派,不愿意离开家乡的那种人。

    他说,都差不多。

    我说,你现在发展的瓶颈是被这个店铺绑架了,你所有的精力都消耗上去了,客服你要做,打包你要做,售后你要做。

    他说,是的。

    我说,这不是一个老板的状态,你应该去复制几个类似的店出来,不断地选偏门,不断地去测试,然后逐步就建立了自己的团队,单兵作战是很难有所成就的,一个人真正的创业是从有团队开始。

    至于最终能走多远,能成多大的事。

    这个与运气关系最大。

    人,其实就是活了个命!

    我总想起一个小伙,当年我春风得意时,他为了见我一面,跑到了虹桥机场,看我没吃饭,去肯德基排队给我买了一份午餐,应该是10多年前的事了,那时的我不是现在的状态,四处忽悠,如成功人士一般,有很多铁杆拥护者。

    他就是其中一个,于我而言就是过客,一面之缘而已,不会珍惜,因为我每天都遇到这样的膜拜者,麻木了。

    过了有个六七年吧,这个小伙,我已经见不上了。

    因为,我高攀不起了,我若说他名字,大家可能不陌生,所以不说了,说了让人觉得我在意淫。

    类似的“人物”我遇到太多了,还有一个是墨子军,现在去做VC投资去了,成了大佬一员,与什么有关?

    就是与命有关!

    前几年,墨子军突然找到我,给了我10万块钱,是10万还是5万,我记不准了,反正就是感恩,我也挺感动的,一方面想拒绝,一方面又收下了,又一次见面是在流水的婚礼上,他送了我一本书,这本书牛B之处在于什么?是手写的书稿,大作家投稿到出版社的?不知道怎么流传出来的,应该是拍卖来的,送给了我。

    见了很多冉冉升起的新星。

    也见了很多陨落的流星。

    习以为常了。

    我跟95后说,你不要拜我为师,也不要听我片面之言,多去学习,多去思考,能成多大事就在于机遇,这个机遇很大程度取决于你遇到了谁,X教授门上写了一句话:新的人进入你的生活,带来了新的理念。

    这话很有道理。

    再说两个升起的,一个是杨文剑,这个大家比较熟悉,还有一个是93年的砖家,都做大了,砖家现在四处参加课程,保持着一个基本的学习频率,就是每周拜访一位牛人,曾经把我也列入这个行业,专程跑来见了见我,我一开门,他半天没说话,他觉得董哥咋老这么快?

    你要想,从20岁到29岁可能没有大的变化,但是从27到35,这个就很大的变化,年龄段的缘故。

    我跟95后讲:我给你带去最大的价值就是,没人会拒绝你的拜访,而且大家都格外的热情,但是要准备好,不要做无效拜访,例如光想去闲聊,那没意义,更多的学习其实是谈话以外的,就是你的观察与思考。

    你看,你来之前,很害怕我不?

    现在不用怕了吧?

    董哥是不是很容易相处?

    你要是女的,就更容易相处了。

    别迷信什么一句话改变一个人,那都是扯蛋,真正能改变他的就是命运,这个命运不是大家理解的那种算命先生可以算的,我说的命运是一种未知的、无形的、跳跃的、随机的,就如同天上掉馅饼就砸你头上一样。

    那天,我找人砸墙,要800块钱,负责砸倒并且清场。

    是一个人接的活。

    需要干两天半。

    那哥们比我小两岁,干得满头大汗……

    趁他休息时,我拿过大锤去试试,我自认为是蛮有力气的,天天训练,砸不了几下就受不了,胳膊震得发木。

    尘土特别多,我让他戴个口罩,他不戴。

    我给拿了两个,他也不用。

    最后干完之后,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检查,我看了看,很干净,我们这里流行喝完工酒,那我就请他喝个羊汤吧,他骑着摩托车,但是依然喝酒。

    我劝他少喝点,两瓶啤酒。

    抽烟抽的牙齿略黑了。

    我问,多大下的学?

    他说,初中毕业。

    我在想,其实这原本也应该是我的样子,我初中毕业时也不想上学了,总是想赚钱,去工地上当小工,推车子,总觉得赚钱比读书更重要。

    若是我没有继续读高中呢?

    可能我现在也在某地给别人砸墙,喝着啤酒,骑个破摩托车。

    我能想象今天的场景吗?

    不能。

    同样的道理,若是我博士毕业,又搞了科研,可能现在获得了诺贝尔奖,你现在跟我谈这些,我觉得挺扯蛋的,但是让我真的走科研之路,我未必不能,对不?

    这就是命。

    看似能把握,其实不能把握。

    我和砸墙的哥们,其实只是某个节点选了不同的路,造就了不同的人生,原本我可以是他,他可以是我……

    回头来总结呢?

    就是一个字:命!

    好久没见红酒妹了,前几天媳妇还问起我来,XX酒庄的老板你认识不?在我这里买花了,开了辆胭脂红。

    我说,听说过,不认识。

    她问,为什么跟刘威认识?

    我说,不知道。

    我们发货,泡沫箱不够了,我想找她借点,她说没问题。

    一见面。

    我说,瘦了。

    她说,哪,胖了。

    我说,是奶胖了。

    她说,你不往好地方看。

    我说,哪是好地方?

    她说,看你天天刷朋友圈卖酒……

    我说,为了养家糊口,哪跟你似的,出生就是含着金箍棒。

    她说,你才含着金箍棒。

    我问,今年生意怎么样?

    她说,就那样。

    我说,不让送礼了,其实吃亏的还是老百姓,公务员手里没钱了,他们怎么消费?不消费怎么带动饭店、商店?消费降级就是从杜绝送礼开始的。

    她说,现在大件礼品受冲击大,例如红酒,你不可能搬箱红酒去送,小件的受欢迎,可以放口袋里的。

    我问,今年没去济南送礼?

    她说,去了,不是特别知根知底的关系,人家也不收,哪怕是随手礼也不要,我给XX发了2000元的红包,他把我举报了,非罚我6万块钱。

    我说,他就是个木头。

    她说,太年轻。

    我说,送我,我肯定不举报你。

    她说,送你,我要排队吧?

    我说,现在没有敢明着送的了,但是该送的还会送,只是变得隐性了。

    她说,前几年,我们去济南送礼,礼品就直接放进会议室,上面直接就写着名字,XX县XX企业,就跟运动会颁奖似的,满满的一屋。

    我说,之前医院都开着救护车去济南送礼。

    她说,现在没有了。

    我说,你没事别跟我媳妇打交道。

    她说,我的意思是支持支持嫂子。

    我说,你千万别给我添乱,我媳妇属狗的,会闻。

    她说,咱俩又没啥,你怕啥。

    我说,保持距离。

    她说,明白,当时顺路过去拿花,没想到嫂子在。

    我说,我们单位的那个大腚你怎么认识的?我看她给你朋友圈点赞了,网名叫纤纤。

    她说,你真会起绰号。

    我说,这么说便于理解。

    她说,那是我高中同学。

    我说,不要跟她提起我,那女人特八卦。

    她说,我有数,你放100个心。

    我说,我最近在学画画。

    她说,那有空画张送给我。

    我说,我直接帮你画张就是了,跟JACK给ROSE画的一样,给你也画个大腚。

    她说,你越来越不文明了,你应该说,画个局部。

    我说,一回事。

    她说,我觉得你画画的时候肯定特别有魅力,我就喜欢看你写东西,那种专注很迷人。

    我说,你是说我玩游戏的时候吧。

    她说,不是,上次在你们办公室,你不是在给人写信吗?还记得不?

    我说,记得。

    她问,听说你在XX小区买了套房子?

    我说,你消息真灵通。

    她说,你以为别人不知道,其实都知道。

    我说,我跟我们办公室同事一起团购的,5万元定金,算是炒楼花,还不知道能赚多少,一两万没问题,就是闹着玩的。

    她说,那地方不错。

    我说,我们办公室的二姐,她爸是XX,你应该认识吧?

    她说,知道这号人,但是对不上号,见了面应该认识,又被你睡了?

    我说,我又不是公猪。

    她说,我觉得差不多是。

    我问,你爸康复的怎么样了?

    她说,还不错,基本正常,我爸属于白血病的一种,白血病的治愈率其实是非常高的,在70%以上,只是老百姓不知道,一听白血病,完了。

    我说,老百姓多是愚昧的,这就如同我之前写过,为什么发达国家的癌症发病率更高?例如新西兰比我们就高,因为他们的平均寿命长,癌症属于老年病,发病非常慢,需要二三十年的积累才可以,与什么转基因、环境污染没有必然的关系。

    她说,应该有一定的关系。

    我说,微乎其微,其实最主要的因素就是概率,也叫命,与健不健身,养不养生都没关系,癌症的病发需要两大因素:第一个是基因突变,第二个是免疫逃逸。

    她说,我就佩服你这点,什么都懂,什么都能聊。

    我说,全靠编。

    她说,你看新闻没?国际代购要治理了,以后卖酒也要小心了。

    我说,我手续齐全。

    她说,我的意思是若是以微商的模式做,很危险。

    我说,我想过这个思路,就是做低端酒,自己定酒标,找酒庄合作,澳洲最大的酒庄都针对中国市场做DIY,1万瓶起做,你可以设计LOGO,设计名字,他们帮你进口过来,你自己包销就是了,价格也有很大的弹性空间,从20元到200元不等,那零售就可以从100元到1000元不等,但是这个模式最终的结果就是把货都压给了代理,他们自己喝了。

    她说,经济形势不好,不能乱折腾。

    我说,是的。

    她问,你现在还熬夜吗?

    我说,很少。

    她说,看新闻没?唐家三少的媳妇癌,走了。

    我说,知道。

    她问,你觉得他写的东西如何?

    我说,不谈别的,只谈产量,他是整个写手领域的NO.1,我已经够勤奋了,都比不上他,他陪完床以后都马上回家写文章,其实他的这个心只有我懂,就是那种责任感,仿佛一群孩子在嗷嗷待哺。

    她说,每个人的成功都不简单。

    我说,当然。

    她说,你就很厉害。

    我说,相比他,我连毛毛雨都算不上。

    她说,我觉得你不要总是卖酒,与你的写作背道而驰。

    我说,没人养我。

    她说,少来了。

    我说,我跟你谈个正事,你帮我个忙。

    她问,你还有正事?

    我说,事很简单,你们不是有个地下停车场要施工嘛!我可以帮你们做地坪漆,我一个读者的关系,直接厂家来施工。

    她问,质量之类的呢?

    我说,全球施工,没啥问题,两个选择,要么让她正常报价,然后我拿她给我的10万元回扣,要么就是我直接让她最低价给你,你给我10万块钱。

    她说,我只能给问问,你也知道我说了不算。

    我说,我不完全为了这10万块钱,我只是觉得这个事是多赢,你可以少花钱,她可以做单业务,我可以赚点费用,但是有一点,就是在同等质量下,价格肯定比本地的便宜。

    她说,让走正常流程,然后重点考虑。

    我说,不要有压力,我知道你懂我,我也知道你说了就算,你就跟你爸说,是表女婿做的业务。

    她说,那还不打死我。

    其实我只是顺便问一嘴而已,我也明白,接一个工程单没有那么简单,因为你不知道你在跟什么人在竞争,有些人哪怕贵你也必须用,因为他给出了你不能拒绝的理由,我只是说着玩玩而已,万一真的成了呢?!




    上一篇:开着宝马
    下一篇:哆嗦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小黑屋|南宁夜网,南宁桑拿,南宁夜生活0771门户  

   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

    © 2001-2017 南宁桑拿网(www.0771ysh.com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0771YSH.COMX3.2 南宁夜生活网 桂ICP备09011161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